全本书屋 > 玄幻魔法 > 凶灵秘闻录 > 第五百七十六章:复杂问题

第五百七十六章:复杂问题(1 / 2)

答案是肯定的,凭借逆天实力,厉螝完全没必要采取螝魅所常用的陷阱来坑骗活人,直接把活人强行杀死岂不是更加轻松更加简单?

至于彭虎……

至于光头男为何要回返寻找?宁肯冒险也要寻找惊叫之人?.

理由?

理由不出其右,原因不出其中,首先可以断定彭虎并非盲目寻找,他同样有所目的有所想法,记得叶薇就曾经对众人谈及过任务解决手法,对执行者而言,执行灵异任务时除必须依靠观察寻找线索外,有些时候解决事件的线索亦有很大可能和剧情人物有关,而一旦到了那种时候,执行者便要主动寻找,主动接触,一番接触下来执行者有可能从剧情人物那获得价值信息,甚至有时会是生路关键,而彭虎也正是抱着这一目的才会在听到女人尖叫后冒险折返,果断搜寻。

哒,哒,哒。

脚步轻盈,戒备警惕,目前二人就这样小心行走着,朝最初抛尸地点接连前进,前进过程中,双方表情亦不由自主发生着些许变化……

………

小镇与森林交界处。

待孟菲将事情经过完整叙述给刘东三人后,再加一旁方敏证实,听罢,三人竟一时安心许多,至少没有像最初那样紧张害怕了。

看到这里或许会有部分人疑惑,疑惑于为何如此,但事实上三人有此反应存属正常,早前说过,一开始通过马志龙之死他们就一致认为是螝干的,被某种超自然力量杀死,属于灵异事件,同时这一判定也让三人精神压力骤然达到极致,毕竟螝这个东西既无形无质又无法用科学来解释,如当真是螝在杀人,那问题就严重了。

是啊,马志龙和刘传发现已双双被杀,可想而知,既然螝能杀别人那么在几人看来螝完全也能杀自己,能够在任何时候轻易取走自身性命,而他们则毫无反抗之力只能等死,而这便恰恰是刘东三人为何一直恐惧的真正原因。

不料事态峰回路转,听过孟菲叙述,又见孟菲坚信一切乃杀人狂所为,三人紧绷已久的神经竟不由放松些许,理由简单至极,或干脆可以理解为他们怕螝不怕人!

是啊,就算是在凶狠在残忍的杀人狂又能如何?怎么说都是人类,而只要是人就有形有质,有迹可询,更没有螝那样神通广大的能力,如把凶手从螝换成杀人狂,虽依旧恐怖,众人生命也依然受到威胁,但面对杀人狂至少他们还会有反抗能力,哪怕杀人狂有两个,可自己一方仍有5人,只要他们5个一直不分散且始终聚集一起,杀人狂就不会轻易攻击他们,更何况眼前还有一座存在近千居民的镇子!

对,是人类所为,一定是杀人诳干的,不是螝,怎么可能是螝呢?

仔细一琢磨以上想法确实蛮有道理,不管怎么说现场5人皆为商界白领,所受教育也比一般人要高,螝这个东西完全属于封键迷信,世上怎么可能会有螝呢?现在想起来似乎杀人狂的可信度更高。

当然了,自我安慰终归为自我安慰,以上种种毕竟也只是三个男人理所当然的想法,内心深处还是有些害怕,毕竟马志龙死的太过诡异,加之孟菲又无法解释刘传发为何化为碎块,就算众人潜意识偏向人为凶杀,可马志龙与刘传发的诡异死亡仍属谜团从而找不到合理解释,这也导致几人心中依旧蒙着层阴影。

“那……刘总,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

见众人大多沉默不语,作为现场最为胆小的一个,方敏等不下去了,当先向刘东提了个颇具实际意义的问题。

对啊,怎么办?

到底该怎么办?先不说凶杀是人是螝,如今大伙儿现已汇合,接下来该怎么做?

听到方敏问题,这一次不单被其抱着的刘东面露诧异,就连一旁的方智勇和张齐风都认为女人十有八九被吓傻了,怎么办?还能怎么办?就目前这种情况还有问的必要吗?

果然,无视了女人废话,又扫了眼四周,刘东推开方敏,旋即朝众人一边摆手一边吩咐道:“走,大家进镇,毕竟镇里有那么多人,安全系数应该有保障,咱们先找家民宅吃点东西。”

刘东的意思可谓既明确又合理,亦完全符合众人心理,就算走不出山林能如何?就算有杀人狂又能怎样?只要进了镇子那他们就绝对安全了,毕竟几人又不是恐怖电影里的白痴角色,更不会挨个落单被杀人狂逐个击杀,况且他们身上都有带钱,在镇里找家民宅借住也问题不大,虽说信号不通导致无法联系外界,但进了镇子至少生命安全有所保障了。

想到就做,总经理刘东一声招呼,众人纷纷跟上,聚集一团朝小镇街道走去。

只不过……

行走过程中,发生一件小事,一件因太过隐秘而不可能被人察觉到的微末细节。

不知是何缘故,随着一阵微风刮来,有一枚外形极小又轻飘无质的东西悄然落向某人……

………

民宅内。

客厅繁忙,走动不休,目前陈逍遥和高继坤正一人拿着根拖双双忙碌着,清理着地面血渍。

沙发上,程樱先是看了眼正认真工作的两人,又扫了眼一直和钱学玲以及月晓待在一起的方海,注视间,眉头不由微皱,很显然,方海的表现让她有些不满意,毕竟尸体早已被彭虎和赵平二人弄走了,地面仅剩血迹,如今就连高继坤都不害怕了,不料那叫方海的新人仍一副心惊胆颤模样,似乎仍沉浸于早先慌乱状态。

然以上种种毕竟只是想想,仅仅只是观察,因一向对新人漠不关心之故,扫视完客厅现状,程樱一言未发,起身朝卧室走去。

吱嘎。

推开房门进入卧室,入目所及,就见何飞仍一动不动的横躺床面,床边,前负责看护的姚付江则一脸警惕神态紧张,时不时扫视四周,见状

,程樱没有多言,走至床前,摸了摸何飞颈动脉,确认对方平安无事,本能呼了口气,话虽如此,可她那紧皱已久眉头却从始至终未曾舒展,不单未曾放松,内心反而愈发坎坷愈发不安。

这一幕统统被坐于床边的姚付江看在眼里。

别看程樱自进打入卧室起就一句话没说,但平头青年仍从对方表情中有所察觉,有所猜测,隐隐猜出对方心境,如所料不错的话……

对方正在担心,正在害怕,整个人处于一种类似于手足无措的慌乱状态。

慌乱,前所未有的慌乱,如同失去目标般茫然不安,类似失去主心骨般紧张万分!

主心骨没了。

至于主心骨是谁……

略微侧头,看向卧床,看向那全无意识的青年。

没想到有朝一日团队竟会在任务世界里失去指挥,失去主心骨。

失去了队长,众人慌了,从而首次意识到团队队长的重要性。

其实加入团队这么久以来姚付江现已明白,亦基本对团队成员了解大概,同时对灵异任务到底有可怕也更加深有体会,就如同程樱那样,此刻的他其实和对方一样坎坷不安,关键点在于何飞,之前有何飞在,他们这些人至少还有些心理安慰,而事实也的确证明一般情况下灵异任务不管何种难度,最后何飞总能找到解决办法,虽说任务执行期间不可避免有所伤亡,可至少何飞给予了众人活下去的希望,就比如目前这场中上级灵异任务,假如何飞清醒,那么至少他不会像现在这样紧张不安,可惜……

可惜何飞没醒,仍处昏迷状态,从而无法发挥一丝一毫作用。

这意味着什么?

答案不言而喻,意味着只能靠他们自己,靠自己完成,靠自己解决,在失去何飞的情况解决这场灵异事件。

卧室内,气氛颇为压抑,就在姚付江心下坎坷之际,许是想到了什么,身侧,程樱率先开口:“陈逍遥曾说何飞醒来时间应该在10天左右,虽说有很大可能整场任务他都会保持昏迷,但也有一定的几率提前醒来,你先看好何飞,要是醒了就立即通知大家。”

“嗯,我知道了,放心,我会按你吩咐一直守在何飞身边。”

见程樱吩咐,姚付江不敢怠慢,忙点头应承。

最新小说: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李暮歌 快穿之最终夙愿 岳风柳萱免费小说 穿成反派世子爷的亲妹妹 心界之主 都市至尊狂婿 岳风柳萱全文免费阅读 绝颠之路 苏洛林妙颜全文免费阅读 快穿炮灰女配又要逆袭了